您在這裡

我要協助苗博雅

  • netiCRM服務中小型組織(年計) 2015-03-06 開始,到期日 2020-03-05
【苗博雅參選中正文山區立委聲明】
 
台灣,已經沒有時間等我們變老
 
「為什麼你要出來選立委?」
 
這是每個人聽到我要選舉時,第一個提出的問題。
 
先講個真實故事。
 
三十年前,我的雙親結婚時,月薪共 4.2 萬,貸款買下 140 萬的房子;我初出社會時月薪 3 萬,而房仲對父母屋齡 30 年老公寓報價 1400 萬。我幾乎不可能再憑工作薪水買到我家的房子。我知道,這個案例,並不特別。
 
我的雙親年輕時,若考上公務員是終身鐵飯碗,在私人公司服務則有無限的未來;但我們這一代,血汗勞工成為常態,沒有最慘、只有更慘;而新進公務員也開始擔心退撫基金破產、領不到退休俸。
 
「認真打拼就可以置產、成家,擁有安定的未來」是上代人習以為常的夢想。但對於我們這一代而言,或許已經變成幻想。我們不敢想成家立業,必須拼命加班爆肝才能以未來的健康預支今日的薪資。我們面臨的,已經從「台灣錢、淹腳目」「愛拼才會贏」「向前行」「我的未來不是夢」變成月光族、窮忙族、崩世代、各種年金危機、分配不均、富者越富貧者越貧。
 
這一切的改變,到底是怎麼發生的?
 
我們的政府,數十年來不斷護航權貴、漠視勞工;不顧台灣主權及人民權益,意圖透過與中國簽訂各式協議服務跨境資本;為了權貴資本家的利益強徵民地;明目張膽動用軍警暴力將手無寸鐵、和平靜坐的民眾打得頭破血流。
 
2014 年 3 月,除了一面幫忙佔領國會運動,我也同時處理一起涉及兩岸司法互助協議的死刑冤案公開救援活動。但在 4 月 29 日,救援中的冤案,竟被馬英九政府槍決,不論案情有多少疑點,兩條人命就此無法挽回。家屬絕望地哭泣,我親眼見證了最終極的國家暴力,個人的力量在國家面前是如此渺小,面對濫用暴力又不知反省的政府,沒有人是安全的。
 
而負責監督行政部門的國會呢?從未輪替的國會總是一再令人民失望,放任行政部門恣意妄為,國會多數黨甚至用 30 秒葬送台灣前途,激起世界矚目的佔領國會運動。
 
有健康的國會生態,才有監督行政部門的力量。2014 年公民社會展現史無前例的爆發力,我無法想像,假設我們錯過這次歷史機會,假設如此強大的力量仍然無法推動國會改革,還會再有下一次機會嗎?台灣該何去何從?
 
如果 2016 無法翻轉國會,我們將愧對下一代人。」這就是我決定參選的原因。
 
基於這樣的信念,我選擇代表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,在從小生長的極深藍選區,挑戰國民黨大黨鞭。我知道,這會是一場力量極不對稱的選戰。我的對手擁有各種資源,有樁腳、有派系、有資金,而我所依憑的僅是對於憲政民主、司法改革、轉型正義、公平分配、性別平等、世代正義堅定不移的信仰。但我也相信,正因為沒有舊政治背後的政商利益糾葛,我可以拋開舊政治的包袱,為國會注入新生命。
 
我們的父母受困於政客製造的省籍問題,但事實上,台灣社會衝突的根源都在於政治與經濟的特權階級,而不是省籍。我們必須加倍努力完成世代功課,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、民主的國家,讓下一代能夠生長在和解共生的台灣。
 
我們是台灣失落的一代,也是台灣希望之所在。透過這場選戰,我將證明,青年可以跨越舊政治的門檻、青年可以深度參政,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挽救國家,我們可以找回失落的勇氣,讓投票成為一件光榮的事。
 
台灣,我的國家,已經沒有時間等待我們變老。請你和我,一起行動,讓三十年之後,我們的下一代不再失落。
  (重填)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